July 24, 2008

Countdown #6: The Draught House

7/23, 一個月禁酒令的解除日,上Draught House, my all-time favorite。

在Austin這段期間,我其實很少去六街的bar喝酒,我不喜歡那種音樂轟耳欲聾講話要用喊的喫酒環境,也早已過了牛飲買醉的年紀,現在到六街主要都是去聽live看電影。Warehouse District的lounge bar也跟我水土不服,型男型女的紙醉金迷,我就不必了。

Draught House的氣氛才是我想要的。位在Medical Parkway的Draught House是一間都鐸式(Tudor)白牆黑木樑的木造建築,以它隨季節輪替,那些在電視廣告上看不到超市難買到的多種類小廠啤酒聞名。要回台灣了,所以今天專攻Austin本地釀酒廠(但採用Germany與Czech釀酒法)的Live Oak的Big Bark與Hefe Weizen系列。

Draught House室內擺滿中世紀式的豪邁木桌木椅,但最歡迎的區域卻是它寬敞讓人放鬆的戶外。除了店家提供的桌椅與站區之外,更多人是直接在停車場tailgate,坐在pick-up的攤開後門,或在自備的露營椅。這裡的客人少是來狂歡或把妹的,大部分的人都只是短褲涼鞋來這邊悠閒小酌。也許只是剛騎完車渴望冰涼啤酒去暑,剛遛完狗心情好,或只是下班後想找個三五好友來hang out,來吹夏夜晚風。

到了Draught House, 雪茄餘煙繞樑一下是一定要的。只是抽雪茄就像尋伴侶,即使一開始似乎滿口對味甜蜜蜜,微醺快樂似漫步雲端,但心急吸猛或根本挑錯雪茄,結局就會五味雜陳, @#$&......還好短暫苦過發洩過,人總是會活起來。What the heck am I talking about?  oh,空腹抽雪茄會...

真得很希望能在台灣找到的類似Draught House的地方。去bar不會被貼標籤,也沒有鄰桌酒拳激戰通宵的吵雜,有的只是純粹悠閒放鬆。我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念這裡。

7 comments:

S said...

原來你們兩個是這種關係!

A-Pang said...

其實不止我們兩個人...

Yi-Fan said...

就是好朋友啊,要不然有什麼形而上形而下的事情嗎?茄~

不過居然有人抽完雪茄就掛了,真是遜咖。

ps.我們還有更貴的沒抽耶,再找時間結束這隻。

A-Pang said...

是誰昨天在老蒙家虛脫般地喊頭痛, 還被丁丁K, 被荷荷青。

哼, 昨天前後讓大眼雪肌貴妃出浴後的荷荷親了六下, 我現在可是跩的很。

Yi-Fan said...

*掩面跑開*

wc said...

兩年前我還在Austin時怎麼沒人找我抽雪茄?

A-Pang said...

你是晚上10點就不出們的乖小孩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