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18, 2008

Aphasia

失語的鱷魚社會“,  阿飛西雅的專輯名稱取得真好啊, 就跟她/他們的後搖滾曲風一樣鏗鏘有力!  果然, "沒有語言, 不代表沒有意見!

的確是啊! 這幾年的台灣是個不折不扣的失語社會, 在某種程度更是禁錮發聲的世界。對公民議題發表看法的結果是被粗暴的貼上藍綠標籤,甚至就直接被判人際關係的死刑。

於是為了讓彼此都好過,有些話就是變得不能公開說, 有些Blog文就是要自我掛上"政治文, 不喜勿入"的惡犬門牌。意見就往往只能在友好名單中傳達, 跨也跨不出取暖圈。

噤聲的結果,相當程度的就減少了對單方向放送之媒體語言的討論。缺少了批判,喪失了思辯,媒體的一言堂再度強化成唯一的檯面聲音,洗腦與複製也就成了很便利的事 。自我語言再度沈淪 (不諱言, 我的看法都已經內化在對媒體需批判需對幹的前提上了)。

發聲成了需要勇氣的事,需要不怕被貼標籤的自我武裝, 更需要不怕被污名化的抗壓性。

然而,當意見表達的基本人權與自由已經先受到以法之名侵害,繼而受到媒體的刻意污名與貶抑,更面臨傲慢政權的冷處理時。公民社會的底線已不容再退讓,聲音的集結也來得益加重要。一個失語的社會須被打破。

所以, 我的學界朋友們, 一起守護民主平台吧!  海外異鄉客們, 繼續關注留學生們是否有下次行動吧! 而已經生活在母島的, 有空去陪陪那些勇敢的蔓延野草莓吧!  

也許,這兩週的遺憾事件將匯流成團結台灣社會的轉機!

2 comments:

CHENG said...

Can't agree w/ u more!
如果我還有任何一點點的反骨存在,就讓他表現在不肯盲目噤聲這件事情上吧!

A-Pang said...

這位朋友, 謝謝妳/你的回應, 也歡迎常來這邊逛, 甚至來這裡大放厥辭!!!

***
歹勢, 從妳/你的ID, 我分辨不出妳/你是我本來就認識的朋友, 還是逛網路逛到這的新朋友, anyway, 歡迎留言!